驻村八年的铿锵玫瑰:决不能打退堂鼓

驻村八年的铿锵玫瑰:决不能打退堂鼓

  驻村八年的铿锵玫瑰:决不能打退堂鼓

  新华社合肥12月27日电 题:驻村八年的铿锵玫瑰:决不能打退堂鼓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吴慧珺 姜刚 杨丁淼

  舍弃幸福优渥的家庭条件,连续三任坚守八年驻村帮扶,期间经历亲人离世的家庭变故,强忍悲痛矢志扶贫,带领软弱涣散村、贫困村群众脱贫致富,被群众亲切地称为“闺女”,她便是安徽省亳州市税务局女干部刘双燕。

  自2012年以来,刘双燕勇当先锋,像一朵开在脱贫攻坚一线的铿锵玫瑰,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华章。不久前,刘双燕获2019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贡献奖。

  八年坚守:“娇姑娘”的无私与自私

  家中排行最小,优越的家庭环境让刘双燕成了最受宠的“娇姑娘”。

  可她却在脱贫攻坚一线坚守了八年。2012年3月至2014年10月,刘双燕作为安徽省第五批选派干部任利辛县刘家集镇陆小营村第一书记。2014年11月起,她被选作省第六批选派干部,任利辛县汝集镇朱集村第一书记兼驻村扶贫工作队长。去年2月,刘双燕申请担任省第七批选派干部,继续留任朱集村。

  当初刚到陆小营村,刘双燕傻了眼:这是个外人避之不及的村子,交通闭塞,产业落后,思想不稳定,各种矛盾交织下成了软弱涣散村。驻村第一天,她在“四面漏风”的宿舍思考了一夜。

  “如果不能改变风向,就及时调整风帆”。在家人鼓励下,刘双燕放下思想包袱,与村民打成一片。她还主动从上级争取到50万元资金,帮这个村修通了水泥主干道。

  记者注意到,刘双燕现在驻村的房间在村部的二楼,卧室厨房和办公室共用,里面有一张床,中间一张办公桌隔开了卧室和厨房。进门的左手边放着一张长条桌,一个小小的电饭煲,一个塑料杯里插着一双筷子一支牙刷,一个菜篮子里放着两根玉米和一包泡面。

  而这相较过去已是“高标准”。刚到朱集村,村部办公条件差,厕所是露天的蹲坑,刘双燕上厕所时只能靠唱歌提醒同事避免尴尬;宿舍在村敬老院,没有空调和独立卫生间,洗澡只能在公用厕所冲一冲,回来晚了还没有热水。

  刘双燕的单位出钱让她改善住宿条件,她却用这笔钱给敬老院装了太阳能路灯。八年来,她未向组织提过个人工作生活上的任何要求,而是利用挂职干部的身份,争取了资金和项目:光伏扶贫实现全覆盖;建成200多亩特色种养殖基地;建成农民健身文化广场……朱集村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13%降至0.9%。

  村民们说,刘书记最无私。但她却说,自己最自私:不是孝顺女儿,在妈妈被查出肺癌时,不能床前尽孝;不是尽责妈妈,从女儿小学六年级到大一,缺席了她的成长和陪伴;不是称职妻子,与丈夫两地分居,丈夫又当爹又当妈照顾女儿,去年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离世。

  由于常年入户走访,膝盖过度磨损,刘双燕得了髌骨软化症。在她的床头,用过的镇痛膏药贴纸装了满满一袋。

  一声“闺女”:从“被质疑”到“一家人”

  刘双燕刚到村里时,村民们并不相信她能干啥事。“一个女娃到村里当书记,还不是走马灯,没想到她真能办事!”朱集村村民周学正说,“我们老两口年龄大了,她根据我家情况,鼓励我养羊,三年前发了2只种羊,说不要卖了,也不要吃了,要羊生羊,发羊财,没想到靠这个还真脱了贫。”

  “她经常来村里,给大家讲扶贫政策,大事小事随叫随到,这样的干部就跟闺女一样啊。”周学正说。

  坚持“一户一方案、一人一措施”,刘双燕紧抓扶贫扶智等关键点,培育了养羊大户、养鸭大户等一批致富带头人,使他们彻底摆脱了贫穷生活,为村里的产业兴旺筑牢基础。

  “你离乡村有多近,乡亲就跟你有多亲。”在陆小营村,刘双燕也是用这样的扎根态度与村民打交道。

  陆小营村村民陆殿华曾因患病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她隔三岔五给我打气鼓劲,指导我家发展产业。”陆殿华说,如今,他家已从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成养鸡大户。

  刘双燕把村民当家人,与他们拉家常、问冷暖、送政策,帮助解决生活困难,寻找脱贫致富办法。

  “就为咱村都能过上好日子,有多大劲儿,我都使出来。”刘双燕说。真情付出,点滴变化,百姓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村里的泥巴路修成了水泥路、贫困户都有了脱贫门路……村民朱士岭对村里的变化如数家珍,“过去村里穷,在外面都不敢讲是朱集人。现在村里发展好了,大家的腰包鼓起来了,走到哪都感到很自豪。”

  久久为功:从“陷纠结”到“要留下”

  “祝贺你刘书记,终于要回城了。”去年春节前夕,得知驻村扶贫的任期即将结束,刘双燕却犹豫了。“扶贫工作是真辛苦,白天走访贫困户、谈项目,晚上建档立卡、录入数据,每天都到凌晨。”刘双燕坦言。

  朱集村的老百姓舍不得她走,悄悄商量着按红手印留下她。汝集镇同期驻村的市县干部都回城了,刘双燕陷入了纠结:几年来的扶贫,已经把她和朱集村的命运紧紧相连,村里的路灯还没点亮,还有20多户群众没脱贫……

  “脱贫攻坚是一场伟大战役,我们就像扛旗冲锋的战士,眼看红旗就要插上最后一个高地了,这时候不能打退堂鼓。”刘双燕说。

  “纠结说明内心想留,如果想走不会纠结的,等女儿高考结束,我就把合肥的工作辞了去村里给你烧饭当司机,咱们再也不分开了。”刘双燕的丈夫曾对她说。

  刘双燕也曾担心,驻村多年税务业务荒废了,回去一切要从头开始。可她也觉得,税务系统少了她一样运转,而朱集村脱贫工作离不开她,这种“被需要”对自己来说是莫大的满足。

  选择留任后,意外和打击却接踵而至。丈夫由于长期劳累,去年8月突发急性心梗骤然离世。去年10月,刘双燕体检查出五公分大小的腺肌瘤,为了不影响扶贫验收工作,她拖了半年才做手术。

  “美丽的朱集,美丽的家”,刘双燕说,到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时,把朱集建成美丽的家,是她的“小野心”。

【编辑:李玉素】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