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绍墓现身 太平公主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找到了

薛绍墓现身 太平公主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找到了

  薛绍墓现身 太平公主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找到了

  2019年,距离薛绍下葬,已是1000多年后。

  薛绍,河东汾阴人,也就是今天的山西万荣。他的父亲叫薛瓘(guàn),母亲是唐太宗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女儿城阳公主,他是薛瓘和城阳公主的第三个儿子。

  薛绍和太平公主的关系,其实是表兄妹。

  永隆二年(681年),20岁的薛绍和16岁的太平公主结婚,不到30岁就有了两儿两女。薛绍还担任中央正三品高官,但主要工作内容却是跟太平公主过日子。

  人生赢家无疑了。

  可惜,两人的爱情成了政治牺牲品。武则天的专权引发了李唐皇族的不满,薛绍的哥哥薛顗(yǐ)参与唐宗室李冲的谋反,垂拱四年(688年),武则天下令将薛顗处死,此事牵连到了薛绍——他被“杖一百,饿死于狱”,当时只有27岁。太平公主正怀着他们的孩子。

  处死薛绍后,武则天又把太平公主嫁给了自己的堂侄武攸暨,同时也处死了侄媳,给女儿嫁入武家扫清了障碍。

  僭越的墓葬背后

  太平公主在想些什么

  根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公布的发掘成果显示,薛绍墓发现的地方,是咸阳空港新城,是一座斜坡墓道多天井和小龛的双室砖券墓 。

  薛绍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墓志记载的葬地为“雍州咸阳县”。而西咸新区空港新城辖区,古称洪渎原。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空港新城发掘了数量众多的北周、隋、唐高等级墓葬,取得了丰富的考古收获,包括众所周知的上官婉儿墓,薛绍墓距离上官婉儿墓7.3千米,附近还有薛绍与太平公主的次女万泉县主以及次子薛崇简的墓葬,证明该地是北朝晚期至隋唐时代京师长安附近最重要的、等级最高的贵族墓葬区。

  根据考古成果显示,两个墓室皆为明圹砖券,前后墓室之间以甬道连通,甬道和墓室已完全毁坏,仅余部分砖铺地和石棺床。

  请注意,考古队员在天井和前墓室填土中发现了石人头、望柱顶摩尼珠残件,这说明墓葬地表原来应该有神道和石刻,如今却在墓里发现了,显然,这座墓被毁过。

  考古领队、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明说,薛绍在史书中虽然无传,但其身份特殊——唐代嫡亲公主之子,也是嫡亲公主的驸马,又因卷入政治斗争而身亡,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和代表性意义。

  “唐驸马都尉薛绍墓的考古价值在于它是后武则天时代下葬时间最早的一座双室砖券墓,结合同时期的高等级唐代墓葬,可归纳出唐代贵族墓葬的‘神龙模式’所反映的武则天至玄宗初期唐代政治文化的深层次特征。从文化内涵上看,唐驸马都尉薛绍墓的发现,无论是从大长安的历史文化阐发,还是对于空港新城所在的咸阳原历史文化底蕴的深入提升,都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李明的这段话,信息量很大。

  按道理,薛绍是正三品职事官的身份,却享受了后武则天时代首座双室砖券墓的待遇,这是明显的僭越。“这种形制以前适用的是正一品以上级别,比如开国元勋,身份等级非常高的太子、公主等。薛绍以正三品的身份使用双室砖券墓,是有政治含义的。”李明在现场采访中说。

  显然,这得到了太平公主的默许。

  “武则天死了之后,包括太平公主、韦皇后等宗室的女性,都在模仿武则天,希望掌握权力。她们通过建立墓葬来展示李唐统治的正统性,同时也有拨乱反正的作用。因为武周的统治刚结束,李唐恢复国号不过一年,所以有这样的政治原因在里面。”李明说。

  用参与此次考古发掘一位考古队员的说法:“这不仅是怀念旧情,更隐现着太平公主的政治企图——她不仅要左右自己的命运,更要左右别人的命运。”

  薛绍的墓室

  可能毁于李隆基之手

  薛绍墓与上官婉儿墓一样,都遭到了破坏,并且不是一般盗墓贼所为,是官方毁墓,这是唐代的常事。

  武攸暨的墓被毁了,上官婉儿的墓也被毁了,薛绍的自然也没有躲过。

  据李明描述,现在留存下来的只有石棺床的石板,“石棺床都被翻乱了。”

  但李明用“毁墓的迹象”来描述。

  “我们现在没有找到准确的毁墓的时间与动机,不像上官婉儿墓有被毁墓的证据链,薛绍墓形不成证据链,所以我们只说有毁墓的迹象,因为没有确实的证据。”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于赓哲认为,最有可能是李隆基“破坏”了薛绍墓。

  武攸暨早于太平公主去世。《旧唐书》记载,太平公主谋逆,李隆基击败了姑姑后,把姑父武攸暨的墓毁了,彻底断了太平公主长眠于夫婿身旁的可能。而薛绍因为“公主前夫”的身份,也令李隆基耿耿于怀。

  薛绍找到了,太平公主呢?

  李明说,由于种种原因,太平公主的墓找到的可能性不大。

  马黎

【编辑:张楷欣】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